商業和藝術之間的距離還稱不上鴻溝:王家和談多年與藝術家共舞的箇中滋味(2013.09.13)

文/馬嫻育

圖/王家和董事長、馬嫻育 提供

「我和藝術家溝通完全沒有障礙!」華陽中小企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陽)董事長王家和笑笑地說。藝術家往往是率性、浪漫的,對於外界的商業資金介入,他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有人擔心藝術創作可能就會少了自主權,不純也不自由了!有人擔心遇到一個只想獲利的投資人,宛如秀才遇到兵、會有理說不清啊!有人認為自己的創作無價,不願意站在藝術投資鑑價機制前。當藝術家覺得和創投企業話不投機半句多時,為何王家和敢說他與藝術家溝通無障礙呢?原來深厚的修養內力來自他接觸過不下百件的藝術團體的經歷。和一百個秀才過招後還能吞口水喘息的,實在不得不讓人佩服,原來文化創投還挺像是一個渡化人的工作!

Exif_JPEG_PICTURE
↑上圖:王家和董事長暢談與藝術家共舞的箇中滋味。(攝影/馬嫻育)

王家和說,和藝術家溝通無他法,靠得就是誠意和一顆開放與包容的心!藝術家很敏感,你有目的地接近他,他一定逃。而王家和接觸藝術團體的時間其實很早,在民國七十幾年就以義工方式擔任基金會執行長,當時他的主要任務就以支援財務為主,據他回想,當時與李永豐、吳靜吉、羅北安、任建誠、汪虹等人建立起良好的合作默契,連當時才大學四年級的吳倩蓮也參與演出,演出足跡甚至遠至德國。王家和亦表示從文建會主委郭為藩所提出的「文化均富」獲得靈感,並參與創意實踐。他一方面希望偏遠地區的來同及民眾能享用到文化資源(日後紙風車劇場的319鄉鎮演出讓他與有榮焉),一方面也希望藉由藝文團體的演出及進駐,消減都市的疏離感,營造如農業時代的溫馨人文(優劇場進駐社區及成立表演三十二房即其建議之佳例)。


↑上圖:王家和董事長實踐「文化均富」概念,紙風車劇場的319鄉鎮演出讓他與有榮焉。

不怕慢、怕亂!
優劇場在木柵(當時木柵尚未劃入文山區),王家和看見優劇場能為文山社區帶來更多不同的活力及榮耀,於是主動提議免費讓優劇場使用其地下室約四百坪的空間作為練習及行政場地,唯一的期許是希望優劇場能以較便宜的價格回饋給文山在地的社區居民。除了減少優劇場的房租支出及營運壓力,並將藝術帶進社區、創造雙贏,王家和貢獻他的商業經驗及為藝術家作長遠考量,他建議優劇場成立基金會,讓營運更透明化、制度化,讓贊助者更願意永續的支持,也讓劇場朝專業的路走。一直到現在,「寧願慢、不要亂」仍然是他代管投資基金的原則及擔任國藝之友給年輕藝術機構的建言。


↑左圖:王家和董事長與優人神鼓劇團(原為優劇場)一同參訪紐西蘭。
↗右圖:王家和董事長曾大力支持的優人神鼓劇團,如今成績斐然。

國藝會於2003年建構藝企平台,而王家和從2004年就加入甫成立的國藝之友,對藝文贊助及支持不落人後,一路陪伴台灣藝文團體成長,卻常謙稱他沾光得多,貢獻的少。根據藝文團體的側訪,都覺得王家和是一個具備金融、財務及商業管理知識的藝術愛好者,他能夠包容藝術家堅持走純藝術的選擇,又能無目的性地給予諮詢建議,因此真正可稱是藝術家的好朋友!也難怪王家和曾拿過無數次的文馨獎,並成為藝術家口中最笑臉迎人的天使董事長!國藝會現在正在創造企業、社會、藝文領域三贏的產業價值鏈,王家和也成為該創新育成扶植計畫的重要委員!


↑上圖:王家和董事長與夫人聯袂出席國藝之友年終晚會。

我經營別人的夢想只希望這片土地更美
在台灣,藝術和商業的架橋,王家和是推動的先驅!千里馬難尋,而伯樂更是難得!投資理財的警語常說「投資有風險」,王家和代管藝術投資金卻被期待零風險,在這樣的社會責任壓力下,王家和只好奉陪自己的人脈及資源,把代管納稅人金錢的藝術投資任務當作筆他個人事業還重要的功德事業來作。他常訓勉屬下政府基金不能濫用,也拒絕了人情關說,為了與政府基金對等投資,華陽公司增資一億,面對政府的猶疑延宕他曾灰心,卻從未放棄。他的夢想是希望台灣變成一個美麗、讓大家羨慕、好生活好居住的地方!希望能盡一己之力,在藝文團體還沒成功之前,能協助他們從幼苗變成大樹,最後成為一片樹林。因為他深信台灣是一個很有生命力的地方!時間到了、觀念到了、自然就行得通了!

王家和擁有產業人脈和資源,但他不只是資金提供者,也扮演著策略思考及默默支持的推手角色。憶起他曾贊助的「新故鄉動員令」案例,月津文史發展協會秘書長林明堃打造十年有成的「台灣詩路」,而詩路的盡頭就是王家和的三合院老家。王家和不僅把自家空間大方和人分享,也讚美像南瀛社區營造計畫這樣的專案,正顯示台灣之所以愈來愈美,就該歸功於地方上一些熱心人是默默的在作。他也自期能成為這股助力,協助台灣藝文團體從零到一百分邁進,從無到有一起把台灣打造成更美、更有人文、更有氣質的一片土地。

我從不放棄追求!
「藝術跨到商業的溝渠,需要思考的轉換。」王家和語重心長的說。華陽投資團隊努力地去尋找合適的投資對象,協助他們寫營運計畫(Business Plan)及整帳,然而,看守及運用政府基金的責任亦在肩上,有時候很希望在藝文團體還沒整帳之前就先給予一筆款項援助,但又在給釣竿或給魚的平衡點上掙扎。他能理解藝術家往往沒有太多數字概念,太理性就沒有創作的原動力!並且,他也認同為藝術而藝術,為社會而藝術,創作的目的可以有多元的選擇。然而,他認為藝術能作為一個好的社會影響力,在環境壓迫來臨前就先思考改變,才是有遠見、永續經營理想的作法。他看到自己曾參與其中的紙風車及優劇場,現今有如此成績,就深感佩服藝術家的理念堅持。


↑上圖:王家和董事長觀賞紙風車劇團演出。

他期許未來希望自己能投入的是如基礎建設般的工作,而不是賺大錢、作大生意。他談起他的夢想藍圖:「如果我能在策展、工藝、電影、美食及茶文化等面向創造好的範例,進而帶動整個產業鏈,平台的成立就不是夢想!」藝文生態需考量企業及商業思維,拓展藝文市場,才能讓藝術創作價值得以落實。王家和深知惟有藝文團體能自給自足、自力更生,路才走得遠。於是,當國藝會期望打破以往政府與藝文團體的單向溝通模式,讓企業加入對話時,王家和就大方的站出來共襄盛舉!這些事,王家和早就在作,且深諳其中之道。

 

關於作者:

馬嫻育。現為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藝術行政與管理組博士生。